当前位置:清风苑 >> 清风文艺
  • 入党,初心很简单

    “我当初为什么要入党?”,有时候我也再问自己这个问题。我曾在网上看到有些人说,“‘80后’自由散漫,缺乏信仰”,更有甚者,说“‘80后’是垮掉的一代”。“80后”的我们,备受关注,也常受质疑。面对质疑,我时常在想:作

  • 初遇白云寺

    弥渡?迷渡?充满浪漫主义色彩,一曲《小河淌水》名动天下,真是个神奇的地方!说来惭愧,弥渡这块富饶美丽的热土上,土生土长的我,依然有很多未曾涉足的地方。位于寅街境内,那个弥渡县规模最大的牡丹园——白云寺,就是其中

  • 母亲——我眼中的美女

    我的母亲是一名勤劳朴素的家庭妇女,一个心灵手巧的善良女性,不论是年轻力壮时的精炼能干,还是满头银丝时的老当益壮,母亲一直是我眼中永远的美女。母亲的童年很艰苦,正是“大集体”生产劳作和“大锅饭”度日的年月,饿

  • 乡村俗语伴我行

    我的父亲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没有太多的文化,一生肩负着养家糊口、供养子女的重任。父亲留下的最大财富,无疑是那些他常挂嘴边的乡村俗语。在父亲语言朴实、内容直白的乡村俗语中,我和家人深受为人处世的教诲,悟出了人

  • 石宝山巅留踪迹

    朋友,你登上过石宝山吗?石宝山是玉龙雪山向东南延伸的支脉,属鹤庆县境内第二座高山。素有“大理有名三塔寺,鹤庆有名石宝山”的民谣广为流传。登上石宝山巅,体验“一览众山小”的意境,这绝对是非常惬意,非常豪迈的。我

  • 只有“一个颗颗”的手机套

    妈妈今年94岁了。年轻时是个殷实人家的小家碧玉,家人对她珍爱至极,却也一丝不苟的要求恪守家教家规。妈妈从旧中国一路走来经过了土地改革、大锅饭、互助协作、文化大革命等。多年来经历了许多变数、历尽沧桑,但依然宠

  • 激浊扬清那些事儿

    近日,收看了云南省纪委监委联合云南广播电视台拍摄制作的《激浊扬清在云南》,心中不禁思绪飘飞,感慨良多!确实啊,不“激浊”,让沉渣滥渍浮出水面,它就会一直潜伏下去,潜移默化地影响我们的生活。“激浊”的过程虽然触

  • 寻找“幸福”

    近年,落马贪官在媒体曝光成了常态,看到有的贪官贪污的钱够几代人都吃不完、花不尽,最终却落得机关算尽毁了人生、前途和家庭,他们肯定算不上完美人生、幸福人生。社会之中更多的人,他们靠自身劳动挣得一份温饱生活,在

  • 三代人

    孩子在土里洗澡;爸爸在土里流汗;爷爷在土里埋葬。——臧克家《三代人》外婆外婆生于1936年,当时的中国连年征战,国民困苦,云南的农村更是一穷二白,外婆长到8岁时就没有了父亲,她的母亲是一个缠足的旧式女子,只能做

  • 清明随想

    清明又至,细雨淅淅沥沥地下,没完没了。坝子四周的山,都笼罩着深浅不一灰色的低沉雨雾。目及之处,一片湿漉漉的沉重。在清明这样的日子,怎能不思念远去的亲人?那些往日的欢声笑语、亲切面容不曾远去,存在了我的心底。可

208篇 页次:1/2110篇/页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