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风苑 >> 清风文艺 >> 浏览文章

家中那点事

编辑时间: 2019年01月23日   来源: 南涧县纪委监委   点击:

    事非经历不知难。

  作为一名记者,捻断一把须,挠尽烦恼丝,殚精竭虑,呕心沥血,几年来青丝变白发,与80后、90后并肩战斗。

  以前,笔端呈现的都是对方的形象,自己就站在路边鼓掌,为别人作嫁衣裳。今天,笔端面向我自己、我的家人、我的同事,为亲人、同行立一回传。

  “左老师:我已经出县城了,要不然你就别去了?”“我要去的,你等等我。”

  “那我后折回来接你,你走到街上来。”“好!好!好!”

  因吃晚饭,漏接电话,带来这样的麻烦,我心中有点对不起我的同事——白家伟同志。

  “夫人,我要与单位的同事上白云村委会,去看看包保村的情况。”“今天,无量山镇的姨爹去世出殡,你都说单位事多去不了?”

  “姨爹家的事是私事,村民的事是公事。”“去!去!去!”

  因忙公事,误了私事,带来这样的委屈,我心中有点对不起我的亲戚——去世的姨爹。

  “晚上冷,多穿点衣服,别忘了戴帽子。与老百姓好好说,别闹别扭。”“好!那我走了。”

  听着妻子的话,我披上外衣,跨步走出家门,眼泪喷涌而出。

  男儿有泪不轻淌,只是不到伤心处。走出家门,我把头深深地低下,眼前浮现一幕幕往事——

  “爸爸:妈妈身体不好,您多照顾她,别只顾工作,把自己人的健康都‘搭上’。”去年10月份,外地工作的儿子回家给我过生日,临走时反复叮嘱。

  “好!你放心走吧!”我满口应诺,但事实上我真的没有履行承诺。

  去年8月,预约省城医院医生,准备带妻子去昆明彻底检查一次身体,但许多杂事填满了我的时间,终未能前往。

  妻子放心不下她的学生,我放不下手头的工作。以前每星期一次去州城检查,变成两星期一次,再后来变成一月一次,往后就成现在的带回针水县里医治。

  “病不能拖了,你放寒假后,我一定一定陪你去昆明检查!”我再次承诺,结果再次失信。

  妻子一个月前,预订了前往昆明的高铁票,但没有要求我陪同……我这是怎么了?做人的又一次“失败”。

  不想啦!还是回到夜访农家。

  “脱贫指挥部事情多,趁今晚没有加班,相约你一起上白云村看看农户修房进展情况。”同事白家伟与我沿路交流工作,宣传任务繁重、脱贫工作责任重,要自我调节心情和身体……

  “李大爹:你怎么想的?我们确定的事怎么就变挂了呢?”“对不起,我岁数大没能力就不修房子了,就这样想!”

  在白云村委会把卡路村,“拉锯战”就这样开始。

  “自大姐:你父亲岁数大无法修房,你和女儿为他操劳操劳,行不?”“我们愿意为他做,但他脾气犟,我们嘴皮都说破了,也说服不了他啊!”

  头顶月亮和星星,彼此踏着淡淡的影子。村长茶得付、伽国军陪同我们,往返于李朝龙和自万香家。其实就是一家人,仅因“代沟”父子矛盾,分开居住而已。

  “两个男人都外出打工,家中女人当男人‘使',难啊!”村长一一介绍了他家的具体情况。

  往返4趟后,李朝龙与自万香终达成共识:一定修房子!同事临时借出1000元现金,作为购买建筑材料。

  “我不能回村陪同你们走访农户了,现在村委会发放无量山森林蔬菜苗。”党支部书记茶进国电话告知,辛苦你们啦,为了我们村里发展,黑灯瞎火的在村中走访。

  我们4人借助月光东家出,西家进,与村民围炉夜话。

  “要抓紧时间建设,过一个崭新的年。”“村子中男子多数外出,我们妇女也参加砌砖、粉墙、打地平……”

  “过年了,要清扫自家环境卫生,清理村中道路卫生,村子保洁员要履行职责……”“一定,一定。”

  不知不觉,在村子中转悠了3个小时。拒绝了村民的热情挽留,我们返回县城,车载电话向上级汇报走访情况。

  家丑不可外扬。可我还是暴一暴我们的“家事”,家中的那点事。(左先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