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风苑 >> 清风文艺 >> 浏览文章

野炊那件小事

编辑时间: 2019年08月24日   来源: 弥渡县纪委监委   点击:

近来常失眠多梦,总徜徉在春的怀抱里不愿醒来,人生经历里那几次短促的野炊之行像老胶片般往返回放。常忆起以山野为厨,以野菜为食,以轻吟浅唱的泉水为乐的点滴,一次又一次的去追寻梦中的炊烟,让尘世间所有的繁文俗务全都游离于梦境之外,让袅袅炊烟涤荡我孤寂的胸怀。

山野春来早,东风徐来,满野新绿,万枝欲滴,千花绽放……每到这个时候,总会有成群的学生来到山野,在这美丽的春景中,搭一路灶台,找一堆干柴,再以一弯山泉为伴,嬉笑打闹间,一顿丰盛的“野外大餐”就做成了,酒饱饭足后,或沿溪踏幽,或满山踏青,或遍寻野菜,亦或高歌曼舞……陶醉在春风春景春雨中,忘了归路,忘了归期。

小时候,总觉得在山上吃饭就是比家里的香,奶奶和妈妈带我们去荞地里干活时,总喜欢做一些包子或者拿一大罐冷饭,一小袋咸菜给我们当“野餐”,到了山上,我们姐弟三人像猴子般在荞地里横冲直撞,在草地上摸爬滚打,在树林间爬高上低,玩得不亦乐乎也没有忘记看太阳,日头当顶,开始吃东西,冷硬的包子加上清冽的山泉水,嚼得津津有味;咸菜拌冷饭辣得我们直咧嘴,汩汩的山泉水灌进去后又接着狼吞虎咽,直至把带去的食物吃得一粒不剩。那些渐行渐远的片段和满山雪白的荞花一起印在了我的脑海里。

故乡牛街地处三州四县交界处,与各地的风俗相融后,就有了大年初一“出行”(野炊)的习俗。上次全村集体野炊已经是二十五六年前的事了,那天下午,全村老少倾巢而出,在民族中学后面的自留地里集体“出行”,吃过饭后,各家各户赶着牛羊,背着锅碗瓢盆,拿着大米、献鸡、蔬菜等陆续到位,老人们赶着牛羊上山放牧,父亲和几个叔叔去山上砍了一株树形端庄的青松当土主神,孩子们追着赶着去采青松毛,妇女们上山找柴、下河担水、淘米洗菜;男子们支起锅灶、烧上热水、准备杀鸡;几个年轻媳妇们在竹林里纳鞋绣花、照看孩子。拿回青松毛后,我们这群大娃娃就去山上疯玩,警察抓小偷、打鬼子、爬树……待我们在山上疯玩回来,母亲们已经在切肉炒菜了,随着此起彼伏的鞭炮声,几位老人端着托盘在土主神前烧香叩首,村里人陆陆续续跟着老太们去土主神前叩首,保佑全家清吉平安。

要开饭了,一大锅青菜、一大锅耙子棵鸡汤、一大盆猪肉、一大甑米饭被陆续分派到流水席上,随着大人们的吆喝,我们极不情愿的去洗手,然后去找些平整的石头当凳子,当仁不让的和几个要好的伙伴坐在一起,选好自己觉得最舒服的凳子坐上,挑着自己喜欢吃的菜,对母亲们的厨艺评头品足,一顿简便的野外大餐让我们吃的风生水起,没有饮料,又不会喝酒,我们举着青菜汤干杯,满嘴说着“好好学习、快长快大”的吉利话。饭后,大人们收拾东西,吆喝牛羊,我们在荒地里乐此不疲的追逐打闹,待一切妥当,随着归家的鞭炮声,老人们大声的为生灵们喊着魂,全村的人前呼后拥的回家了,家家户户的牛羊也踏上了归途,伴着落山的夕阳,大年初一的“出行”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上学后,老师常常会在春光烂漫的三月天里带我们去山野野炊,美其名曰“春游”,近的到过康郎茶厂——阿地田,大沙河的月亮桥、梅红吊桥,远至弥渡天生桥、铁柱庙、大理三塔,初一的时候还去了楚雄州南华县的大马街烈士陵园,每一次春游都留下许多美好的回忆。

记得那次去阿地田野炊时,同学们背着炊具,提着大包小包,随着老师一路高歌往山林赶,如同一窝出笼的小鸟,自由无极限。到了目的地,大家按组把物件摆开,满地的红肥绿瘦,有鲜嫩的豌豆角,长着黄花的油菜,青葱的蒜苗,水灵灵的大青菜,肥嘟嘟的土豆,香喷喷的腊肉……倒真有一番春中忆冬的窃喜和欢乐了。刚抽芽的小草蔓延满坡,吐翠的茶园遍地是春,随着青翠的峰峦绵延至远方。我们在空地上拉歌、讲故事、尽情翻滚,零食消灭光了,几个男生趁老师不注意上树了,把青涩的梅杏嫩芽捋下来让我们一起分享……玩够了,疯够了,老师带着我们煮饭,大家七手八脚的砌锅灶,找柴火,提水洗菜,老师和几个稍大点的女生下厨,开饭时,大伙都成了一堆花脸猫了。我们新河组煮的一大锅杂菜太受欢迎了,一小会儿就被疯抢一空,害得我们老早就嘻嘻哈哈的去各组的席面上打酱油,我犹然记得老师们一个个累得汗流浃背,却都笑眯眯看着我们闹。饭后,我们去丛林里疯狂玩耍,追小兔、捉麻雀、爬松树、丛林作战……阳光很暖和,倦了的我们肆意的躺在草地上,仰望空中云卷云舒,倾听林间松涛阵阵,嗅着嫩草、野花、清茶、松针等相互杂合的芳香气息,忍不住想在这春的怀抱中美美的睡上一觉,梦里没有学习的重负与压力,只有春的生机和芬芳。

参加工作后,曾几次带学生去爬过泰山岩、营盘山,去团结河边、月亮桥下野炊,每次都是带着一堆野孩子,男孩子拾点柴火后就山间河里疯玩去了,几个女生和老师们忙得晕头转向,后面几次直接约了几个女家长同行,但是每次依然忙得像打战似的。这下才体会到了我的老师们当日的辛劳,也不由得自责自己当时是多么的贪玩不懂事啊。

马年的正月初三,我和弟妹、姐姐带着一堆侄女、侄子们去吊桥下野炊,一行十三人的队伍,满车的锅碗瓢盆、菜肉酒水,满车的笑语欢歌……到了出水口,就着前几天别人刚用过的石灶,我和我家的第一大厨——弟妹秀文开始弄午餐,侄子带着他的弟弟妹妹们去拾柴火,侄女带着最小的芳芳熙熙玩泥巴……把一锅米饭和一锅腊肉煮上后,我和弟妹把一大堆酒水饮料放进河中央的水塘里,那是一个天然的小冰库呢!然后开始洗菜,一盆生菜,一盆木瓜丝,几个土豆,一小把薄荷就是我们今天的辅食了,别看这些很简单,经过秀文的巧手烹调,那就是香辣爽口的美味了。

大批的柴火到位了,我们的准备工作也好了,就随着孩子们去桥上桥下玩耍去了,追逐打闹,拍照嬉戏,唱唱跳跳,无数个剪刀手后,已经三点多了,香喷喷的罗锅饭,热腾腾的腊肉都已经搞定,大家陆续回到锅灶前,苏苏开始烹炒她的拿手好菜——爆炒生菜,我拌我的凉木瓜丝,姐姐切腊肉,秀文开始弄让我们口水直流的麻辣土豆条……孩子们围在我们身边,这里抓一把,那里抓一把,已经先开始吃上了。

开饭了,一大盆腊肉,一小锅生菜、一小桶木瓜丝、一大盆麻辣土豆条、一锅醇香扑鼻的罗锅饭,我们喝着饮料、饮着啤酒、说着祝福的话、添饭夹菜……吃完东西,收拾完毕,我们借着洗脚洗手之机,开始不分大小的泼水嬉戏,夕阳西下,我们才恋恋不舍的回家了。

人生苦短,世事无常,粗茶淡饭是一天,锦衣玉食也是一天;开心快乐是一天,痛苦烦恼是一天,我们何不多几回那以山野为厨,以野菜为食,以轻吟浅唱的泉水为乐的愉悦日子呢?野炊那件小事,会让我们在袅袅炊烟中重拾一份快乐和恬淡,获得一份童真和喜悦。(尹华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