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风苑 >> 清风文艺 >> 浏览文章

到温泉之乡赏古

编辑时间: 2020年11月20日   来源: 洱源县纪委监委   点击:

绕过洱源标志性的景观“水花树”,跨过新老城区交界的悠悠滨河,就到了洱源的老城区。这里刚修缮过,空气里还有新鲜油漆的味道,飘着墨香的老城就像一位饱经风霜的老人,穿戴着崭新的服饰,在寂静的时光里享受着太阳的温暖。

在宁洱西路,即旧时洱源的十字街上,有一个“四合五天井”的院子,里面的建筑古色古香,白族传统的土木结构里融入了铁艺和石雕的元素,很有特色。据说这是建造于民国时期的“张家大院”,最初的主人是在炼铁大山深处发迹后,从乔后迁入才买地兴建的,已有近百年的历史了。那些屋脊瓦檐,那些雕梁画栋,那些山墙壁画,还是完整如初,可见当年承建的木匠、泥工和画师的技艺之精湛!这个院落具有结构坚固、布局精巧、隐秘性好的特点,因此一度被用作“银行重地”,直到现在,临街的墙面上,“中国农业银行”的繁体行书字迹还清晰可辨。下方的墙上钉着一块原生态的小木板,木板上写着“古浪穹”,精致的石狮子默默地守卫在大门的左右,门的一侧悬挂着一块崭新的写有 “某某文化旅游公司”的大牌子,这一切都在无声地向过往的行人昭示着这座大院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宁洱西路的尽头是洱源后山,后山的脚下是老县委大院。踏着光滑的石阶,推开刚刚修葺一新的大门,站在大院里抬头仰望,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苏式钢混建筑——老县委大礼堂。沿着石阶向上走,便是老县委办公楼、宿舍楼和篮球运动场等建筑群落。它们有的兴建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有的兴建于清末民初,甚至是更早的土木石砖结构的三合或四合院落。它们的布局错落有致,简朴而实用,挤挤挨挨地往后面的山坡上延伸,由此可见,当年的“老革命”、“老前辈”们还在继续发扬着艰苦奋斗,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作风,不大肆修建楼堂馆所,即便修建必要场所也会惜地如金,宁愿多爬几步充分利用荒山,也不随便去占用良田好地。只可惜因为后山地质滑坡开裂,县委大院被迫迁移他处,至此,这个角落的繁忙景象成为了历史,被收入洱源人的回忆之中。

老县委的南侧是宁湖小学的老校舍群落,这个依山而建的百年老校是在清代“观澜书院”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它曾经是洱源县城及周边村镇无数子弟走向全国、走向世界的起跑点,也是他们圆人生梦想的起始站。清晨的琅琅书声、上下课急促的钟声、课堂上老师抑扬顿挫的教诲声,从这里随着温泉的馨香飘向了辽阔的上空,飘向了遥远的天际,飘向了振兴中华的梦里。

老校舍的附近还隐藏着青瓦红柱,雕梁画栋,壁画绘饰,飞檐高脊,翘角飞顶,气势宏伟的文庙、武庙、城隍庙等古庙建筑群。这是旧时县衙府所在地的重要标志,也是明清时期当朝者鼓励当地“多出人才,快出人才,出好人才”的大型奖牌,因为那时只有本县的学子在殿试省考中获取“进士”、“举人”等功名,才有资格建造这样威震八方、万里瞻天的文武宗庙。

在老校舍的东北侧有个温泉澡堂,是洱源老城里最古老的的温泉眼,这里曾是洱源老城里最热闹的地方,数百年来,洱源的居民和外来游客都喜欢在这里泡澡洗尘、烫鸡煮蛋,温泉水给这里的人们带来了诸多便利,因此洱源老城的人们什么都可以舍弃,就是舍不下这眼“省系辉”(白语,省柴火之意)的老温泉了。这眼泉默默地哺育着老城里一代又一代的子民,永远汲之不尽但从不求任何回报,因此被老城的人们亲切地称为“母亲温泉”。

沿着青昌老街自北向南走走,低矮的坡顶瓦屋群包裹着零星的老式小楼向东西延伸,沿着街道被划分为东西两部分,这里的房子大都是前铺后院、商居兼宜的院落,镶嵌其间的木质大门,都镂刻着吉祥图案,显得古朴而精致。从大门往里张望,只见院子并不大,院内花木扶疏,吊挂在屋檐下的素心兰吐出一串串雪白的花朵,犹如一群群白鹭在空中飞舞,拄着拐杖的一对老人伫立在花坛边,嘴里唠叨着,手里比划着,不知是在观花赏叶,还是在感慨幸福安详的晚年。

走着走着,意外地在青昌古街上偶遇一口古井。井口井沿的五彩石灰岩早已被时光打磨得光亮如新,走近朝井内俯视,只见井壁嵌石洇湿,井水盈盈,清澈见底,像一面镜子倒映着蓝天白云下的自己。出门在外的洱源游子,不知你们的梦里是否时常会有这口古井安静的身影?那些慕名寻访洱海之源的来客,当你见到这口布满岁月痕迹的古井,会不会也联想到你家乡的那口曾经养育你长大的老井呢?

从古到今,洱源老城一路走来,尽管道路坎坷曲折,情节跌宕起伏,但她像罗坪山上的腊梅一样傲然挺立,盛开在后山脚下,宁湖之滨。像城北的古槐树一样,沐浴着春风夏雨,在古街古巷里诉说着自己古老而传奇的故事。(杨世明)洱源县炼铁乡长邑锦华希望小学13577267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