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风苑 >> 清风文艺 >> 浏览文章

故土

编辑时间: 2021年10月17日   来源: 漾濞县纪委监委   

初春早晨,空气里夹着丝丝凉意,小鸟的喳喳声,划破晨曦的宁静。大地依然枯草连绵,遥遥看去,空地上,河涧边铺陈着的片片浅紫泛着春的气息。原来报春已早早暴露了春的踪迹。等到太阳升起,大地一片暖洋洋,泥土也开始泛出一层濛濛的暖气来了。地里种的豌豆,绿油油的,豆包一日比一日饱满透亮。鸡鸣狗吠,此起彼伏,母牛开始召唤小牛仔,小咩咩也开始找妈妈,春日的早晨好不热闹。

一年之计在于春,一天之计在于晨。勤劳的大妈大伯们已开始忙碌了,喂鸡,放牛,收割成熟的小春,农村的活计总是干不完的。一年四季,可以播种大春,小春两季粮食,也可以种植经济作物。在我小的时候,村里还种过烤烟,后来大家都去种植核桃了。当满山满地种满核桃的时候,核桃的价格却下跌了。这时人们又开始种植魔芋,重楼,来增加收入。在这片土地上,只要你不停止耕耘,就会有源源不断的收获;在这片土地上,人们总是不停在寻找着,希翼从泥里翻出金子来。以前,村里还没有漫山遍野的核桃树,家家户户种植大春玉米,小春蚕豆、豌豆,玉米和豆子拿到集市去卖钱,玉米杆、豆杆用来饲养牛,羊,牛羊的粪便用来给耕地补充肥力。种植越久的土地,土壤肥力越高,播种的粮食产量越高。那些年月里,土地多,勤劳的人家往往是富裕的人家。土地不会辜负勤劳的汗水,种下辛劳的种子,就能收获甜美的果实,这就是泥土的魔力。我的父母亲出生于60年代,他们的童年时代吃不饱,穿不暖是常事,更别说读书上学。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之后,日子才慢慢好起来。到我上小学时,杂交玉米科学种植的推广,实现了粮食的丰产丰收,农村的生活水平才得到了大幅度的提高。

时至暮春,在细细春雨的滋润里,春风也阵阵变暖。当桃李花瓣落尽,嫩绿绽满枝头,大地一片鲜活。度过了长长的冬季,泥土已苏醒过来,农人们又进入忙碌的播种时节。大春播种结束,进入农闲期,炎热多雨的夏季也来了。雨天里,大地一片泥泞,只要脚一落地,鞋子上马上沾满厚厚的稀泥,这时真恨不得不要穿鞋袜。可是农人们仍然期盼着雨季的到来,因为雨季的到来,也意味着出菌子的时节到了。当雨水下得足够多,泥土里的湿度、温度达到合适值时,菌子就破土而出了。雨后的清晨,房前屋后的大松林里都能找到各种美味的菌子。在仍然寒冷的高山之巅,厚厚的枯枝败叶经年累月地孕育出红菇、松茸等珍贵的菌种,这是高山黑泥土的馈赠。这时节里,找菌子成为了村里一个增收的副业。

那年我小学毕业,长长的暑假里,和父亲到山上找菌子成了我的主要活动。也是在那时,我才有幸见识了家乡的大山里成片的八角、壮实的杨梅,不经意就掠过你身边的色彩斑斓却不知名的鸟儿。大大的栎树下,菌子就藏在你脚下松软的泥土里,一不小心,菌子就被踩得粉碎。找菌子也是一个辛苦的活计,不仅要穿梭在大大小小的林子被雨淋、被蚊虫叮咬,还要比早,谁早到有菌子的地方,谁才能有收获。当太阳升起,晨阳慢慢浸染林梢,并铺满大地时,在山尖的人们也开始下山了。此时坐落在山脚的村庄,水汽氤氲,炊烟袅袅,安静祥和,若不是偶尔传来母牛的叫唤声,你会以为铺陈在你面前的是一幅田园画卷。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四季轮回。一代代农人在这片大地上生息繁衍。在我上小学的年代,每个小孩都有一个小小的伙食篮子,每星期我们都要背着自己一个星期的粮食去上学。到雨季时,在烟雾缭绕的大厨房里,我和很多小伙伴们往往是半睁着眼吃半生不熟的饭菜。二十世纪末,改革开放的春风,造就了时代的飞速发展,但我大山里的村庄,依然是一片树木森森的贫瘠大地,靠天吃饭的农人,在时代的隙缝里默默耕耘着,盼着阳光雨露的滋润。2000年之后的十年里,核桃的大量种植和连年上涨的价格,小山村的经济开始了腾飞。到我大学毕业的那几年,遍地种植的核桃鼓起了村里人的腰袋子,村里通了车路,几乎每户人家都有了一辆摩托车,小村庄从此告别了人背马驼的时代。侄儿侄女们再也不用背着自己的小篮子风吹雨淋行走十多公里的山路去上学。然而当日子似乎要越来越红火时,核桃价格却连年下跌。此时,很多人家选择了外出打工。往日热闹的村庄,慢慢开始变得安静。夕阳下的村庄,再也没有成群的牛羊往家赶,再也没有家家户户的袅袅炊烟,只余几声不经意的犬吠,回荡在寂静的黄昏里,夹着几丝荒凉。

盛夏里,小城的车流喧嚣,闷热异常。周末带着孩子,回到绿树荫荫的村庄。在明亮的阳光里,嫩叶在摇晃,刚刚播种完的大地冒着热气。只有在这一刻,我才觉得呼吸着自由的空气;只有在这一刻,我才觉得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是放松的。我爱这片土地,它承载着我的过往,我的诗意;安放着我的乡愁,我纯净的初心。我带着深深的爱恋,怀着热切的期盼,只愿它慢慢富饶,渐渐繁荣。夜幕下,清幽的月光洒在宁静的大地上,我的村庄陷入了深深的沉默里。(漾濞县纪委监委驻市场监督管理局纪检监察组  杨丽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