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清风苑 >> 清风文艺 >> 浏览文章

鹤庆龙潭之外的另一个水世界

编辑时间: 2021年10月17日   来源: 鹤庆县纪委监委   

在鹤庆马耳山南麓的蓝天白云下,有着那么一个小山村,因四面环山,而避于尘世,虽鸟语花香,而与世无争。小村子名叫乔仁甸,它背靠巍峨的马耳山,还可悠然见南山。入村中农家小院,遇见泉水细流,还有一两个农人在劳作,七八只鸡在寻食。村前是庄稼和绿野,房前屋后则有两分菜地,数棵苹果、花椒、核桃,几堆松毛。就在近在咫尺的马耳山脚下,村里的乡亲们在清净的世界里,看日出日落,躬耕于田垄间;看云卷云舒,栖息于庭院中。花开花落,年复一年,这里的山常青,水常绿,日子流淌得很慢很慢。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秋冬时节,村子后的山箐里流淌的清泉特别清澈闪耀,明净美好。只可惜在外读书工作以后,多少年不曾进山了。恰逢国庆节假期,我们从鹤庆县城出发,沿着大丽路来到西邑村境内的小炉坪自然村后,一个右拐甩开汹涌的旅游黄金周的车流,来到马耳山脚下这个宁静的乔仁甸自然村,与“天池山珍”和“水天一摄”等微友,一同走进马耳山,去聆听大自然的声音,探寻大山里灵动的水世界。

在人类没有涉足的地方,总会有着一片的宁静,总有着一地的美景。在鹤庆,龙潭星罗棋布,水乡久负盛名。在马耳山,高山杜鹃美名远扬,天池美景,令人向往。对于马耳山间的山泉水,外界知晓的不多。而就在马耳山各峰之间,蕴藏着一个个山泉水的世界。我们此行要去探访的清泉,主要分布在乔仁甸自然村后的万里箐、后长箐、黑天箐三个山箐里。我们用了一天的时间去了万里箐,花了两天的时间去了黑天箐,后长箐只待来日再去。

我们到万里箐,先从村子背后往南,沿着水流逆水而走。山路横在山腰,较为平坦,视野开阔,可以看到西邑境内的一些小村子了。到了万里箐,便从两山之间进去。我们去黑天箐,就从村子直往后山走后,稍偏往右边,便可以进入黑天箐了。我们走进每一个箐,山水都很惬意,感觉到空气、阳光、泉水都比外面的世界更美好一些。

在马耳山的这些箐里,两边的青翠山峰孕育了山间的流水,流水在夏天雨季的阵阵喧哗之后,到了秋冬,水流沉静了下来,在山间的石头上流淌,跳跃。箐里的石头自然天成,水流不拘一格,她们千回百转,在山涧里穿梭舞动。水流安静时,如山中的一片月光,独享山里的一段宁静的时光;奔腾时,一路跌落,形成很多小瀑布飞跃而下,好像不甘心静守山林,一心想闯到外面的世界去。遇上石块,在相互碰撞中溅起白色的水珠,散落在空中,闪闪发光。水流石上,清澈透亮,把泉水捧在手心,没有一点杂质,依然是清澈透亮,喝一口,甘甜清冽。两边的山是静的、树是静的,唯有泉水在流淌,流水的声音时有时无,时高时低,时长时短,时而铿锵时而悠扬,一路弹奏着高山流水的天籁之音。浓浓的绿荫加上潺潺的清泉,每一个山箐就是一个天然的氧吧,更是一个美妙的清凉世界。

而此行,也是在重走我童年时的路,重拾一些美好的记忆。我曾很小年纪就走遍了这些山箐,而此后多年,不曾涉足于马耳山的高山深箐间,尤其是黑天箐的叠水台,三十年来未曾再见过。三十年后,我开始越来越怀念这一方水土。10月4日,我和两个小孩子穿越丛林,沿着黑天箐的深涧清泉往山里走,虽不是披荆斩棘,但也费了些力,两小孩一路采集八月瓜和野香蕉,落在身后不知何处。我独自将至叠水台时,山路全成了一条水路,又遇浓云密布,恐山雨欲来,便匆匆下山。当晚很不甘心,5日,与微友“天池山珍”再次进入黑天箐,再度跋山涉水,来到了叠水台。叠水台位于黑天箐的尽头处,耸立在两道山峰之间,三层悬崖,稍有错位,一层叠加在一层之上,把叠水台分成三台,每台约摸30多米高。山泉水先后从最上面一台跌落,飞流直下后,在第二台岩石上往前平流七八米后,又从第二台上跌落;随后往前平流七八米后,又从最下面一台上跌落下来。

我们站在最下面一台叠水台前,奔腾的水流从天然的石槽间急流而下,喧哗的水流如汹涌的波涛,溅起的水珠飞散在空中,溅湿了山谷,打湿了我们的脸,我们在清凉中感到了阵阵凉意。往南绕过最下面的一台往上攀登,就到第二台了。由于岩石的险峻和树木的阻挠,没能靠近第二台瀑布。在二十米开外,看着水从第二台三十多米高的直立的石壁上跌落下来,水流天女散花般跌落下来,一阵阵水雾腾空而起,听着水流跌落地面的声音,我们被此情此景震撼,惊叹着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对大自然肃然起敬。我几次都想离这瀑布更近一点,都被同去的“水天一摄”劝阻了。

当我们正在吃个饼子稍作休息的时候,突然看见叠水台出现了彩虹。原来,太阳拨开了云层,把阳光投射到了第二台瀑布的落水处,形成了七色彩虹。由于这里天气诡异,时阴时晴,于是,在落水处的彩虹时隐时现,一直这般持续着,真是奇观。而此前,我还未听村里的乡亲说过水叠台彩虹奇现的景观,感觉很庆幸,也不由得想起前年曾经在峨眉山往深箐雾海里看到的佛光,那佛光可还没有离人这么近,色彩这么鲜艳,出现的频率这么高呢。

我要往第三台去,但第二台的天险望而生畏,无法攀援。同去的同村微友“天池山珍”告诉我,要绕两边的山峰才能上去。水叠台上空时时风云变幻,一阵黑云压过来。我们还有些意犹未尽,还看不够水光山色,还留下不能看到的最高一台的飞瀑的遗憾,但我们还是在山雨未到之前,急速下了山。回到村子,又是艳阳天了。

有一种生活,隐于尘世;有一种理想,回归本心。在闲暇之余,倘若到了马耳山,如果有好的兴致,你可以走得更远些,爬得更高一些,看到更多美景,探求更多大自然的秘密,享受更多山里的时光。而于我,这里还是我成长的家园,离开了些时日后,我在本心的引导下,又再次回到了曾经留下很多记忆的地方,在远离喧嚣的大自然中,隐于山林深涧。

在高山流水的世界,三天的时光,缓缓流过。(寸红亮)